《人間文藝賞析》民歌民謠的鄉土音符與動感

點閱:2

其他題名:人間文藝賞析民歌民謠的鄉土音符與動感 人間文藝賞析

作者:劉利生主編

出版年:2018[民107]

出版社:御璽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地:臺北市

集叢名:藝術與人文系列

格式:EPUB

附註:電子新版 題名取自版權頁


內容簡介
 
概述
 
民歌原本是指每個民族的傳統歌曲,每個民族的先民都有他們自古代已有的歌曲,這些歌絕大部分都不知道誰是作者,而以口頭傳播,一傳十十傳百,一代傳一代的傳下去。
 
民歌,人民之歌。從古至今,無論東西南北,每一時代、地域、民族、國家;在不同的地理、氣候、語言、文化、宗教的影響下,都不其然會產生的,這是人類自娛、文化留傳或生活實質的宣洩。他們會以不同的形色傳遞他們的歷史、文明及熱愛,而歌謠亦是其重要之一環,社會學或大眾俗稱之為民歌(謠)。
 
民歌和民謠的含義有點區別,民謠的“謠”字,有“虛”、“無”的意思,亦即所謂謠言、謠傳。“民謠”是泛指古時在民間流傳的歌曲,而作曲者已無可稽考,這些我們才會叫做民謠(當然也可叫民歌),所以我們會說現代民“歌”或城市民“歌”,而不應有現代民“謠”或城市民“謠”之說。
 
中國的民族民間音樂是世界民族音樂之林中的一棵古老而長青的參天大樹,是我們華夏子孫的驕傲,它以豐富璀璨的繁花碩果,深廣久遠的歷史傳統,獨特而多樣的色彩風貌,巍然挺立於世界的東方。
 
句式方面:如漢族民歌,除七言體外,還有三、四、五、六、八言或多達十幾字一句的。納西族民歌和苗族古歌,幾乎都是五言句,水族的歌多為前三言、後四言的特殊複式句。
 
章段結構方面:四句頭最多。陝南、鄂西以及湖南、安徽、四川等省部分地區流行趕五句。兩句一首的有陝北信天遊、內蒙古爬山歌、晉西北的山曲、壯族“師”體歌等。藏族“魯”體歌,多三至五句成章,三章成首,且句子之間講究對應。“諧”體歌多四句一首,也有六或八句成首的。傈僳族民歌,凡兩句兩句唱的,均分為上句與下句,上下句要求對仗。漢族各地流傳的小調歌詞,體例各有格套,如四季調為四段式,五更調為五段式,十送等為十段式,十二月調為十二段式等。西北“花兒”的河湟、洮岷、隴中三派,格式各異。各族民歌中,還有不少章、段、句數是不固定的。
 
用韻方面:漢族民歌押尾韻的居多,四句一首的多一、二、四句用韻,五句一首的一、二、四、五句用韻,兩句一首的每句有韻。蒙族民歌則多押頭韻,在大多數四行為一章,上、下兩章成一首的民歌中,一般每行都要求押韻。各民族的民歌中,還有押腰韻、腰腳韻、頭腳韻或腰韻、尾韻相互為韻的。壯族的“勒腳歡”,西北各族的“花兒”,有特殊的押韻法。
 
表現手法方面:比興、誇張、重疊、諧音等手法,在民歌中多有運用。揭露抨擊性的時政歌謠,常用諧音、隱語。雙關語在情歌中運用較多。擬人化手法,兒歌中較為常見。納西族的相會調,在大量運用諧音同時,通篇以物擬人,如用蜂花、魚水相會,比喻男女間的愛情。民歌的風格,因地區、民族等不同而異。傣族民歌明麗,赫哲族民歌粗獷。漢族民歌,北方的多偏於豪放,南方的一般比較婉約。但同為南方民歌,吳歌又比楚歌更顯細膩。同是花兒,不同民族或地區,也各有特色。
 
中國不僅不同民族和地域,民歌形式往往各異,即使在同一民族和地區中,也常有多種樣式。......

  • 封面(p.cover.xhtml)
  • 目錄(p.TOC.xhtml)
  • 第一章 概述(p.chapter1.xhtml)
  • 版權頁(p.copyright.xhtml)